參考消息網7月25日報道 外媒稱,在特拉維夫的地下通道深處,工程師和科學家近日對一套新的高科技探測系統進行了測試。這套系統旨在根除哈馬斯的地下通道對以色列構成的威脅。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以色列士兵17日在加沙地帶北部檢查一處哈馬斯地道入口(以色列國防軍資料圖片)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7月24日報道,國際社會正在不斷加大壓力,以結束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的新一輪交戰,而加沙的軍事行動仍在繼續奪走更多的生命。在此背景下,為發現盡可能多的地道,以色列國防軍正在與時間賽跑。
  然而,一旦以色列國防軍從加沙撤軍,眼下就沒有有效機制可阻止哈馬斯及其武裝組織開挖通向以色列的新地道。
  為找到解決辦法,以色列國防軍一直在研發一套地道探測系統。日前,這套系統已在特拉維夫進行了測試,其研發費用估計約為5900萬美元。
  以色列I-24新聞台報道稱:“這套高科技系統使用了特殊的傳感器和發射器,且仍處在研發階段。如果一切順利,會在一年內投入使用。”
  以色列《國土報》報道稱,搜尋地道最常見的技術手段主要是監聽挖掘的聲音。
  以色列馬格納公司提議在以色列與加沙邊境開挖一條長70公里並配備靈敏警報系統的地道。這家公司曾為以色列與埃及邊境及日本的核反應堆所在地提供防禦系統。
  該公司執行總裁哈伊姆·西博尼表示,這“將能夠提供對穿越我們地道的開挖行為的實時警報,無論是在我們的地道之上還是地道之下的開挖行為。以色列國防軍將準確掌握攻擊型地道的位置,以及有多少人在地道內,並決定如何應對這種威脅。”
  儘管以色列一直在測試和討論高科技的解決辦法,但很多以色列人卻哀嘆這麼多年來,有如此之多的地道從加沙開挖至以色列,卻一直未被髮現。
  以色列地質學家約瑟夫·朗奧茨基在接受《耶路撒冷郵報》採訪時說:“過去10年來,我一直在竭盡所能向國防部、參謀長、南北方司令部的指揮官呼籲。儘管這些地道是低科技含量的做法,但它們或許對我們的安全是一種戰略威脅。”朗奧茨基一直呼籲要高度重視地道問題。
  【延伸閱讀】
  港刊:韓國嚴防朝鮮開打“地道戰”
  2013-04-21 12:59:44
  參考消息網4月21日報道 港媒稱,朝韓決戰,一觸即發。駐中國的一位韓國外交官說:“其實,朝鮮從空中、地面發起的進攻,我們都有辦法對付,最擔心的還是地下。那些被我們稱為‘南侵隧道’的地下坑道,我們前後發現過四條,但究竟有多少,幾十年來誰也說不清楚。他們的軍隊或許已經在我們腳下,不按常理出牌的北方,一舉一動,神神秘秘,這太恐怖了。”
  香港《亞洲周刊》4月21日(提前出版)一期刊登題為《朝鮮半島神經戰韓國嚴防地下坑道突襲》文章指出,60年前朝鮮戰爭結束,自劃定北緯38度的分界線(三八線)以來,朝鮮仍處心積慮要進入韓國,他們在100多米深的地下挖掘了多條坑道,從朝鮮那一頭,在地下穿過三八線抵達韓國。這條三八線,是長246公里、寬4公里(南北各兩公里)的非軍事區,風可以穿過,鳥可以飛越,如果人擅闖這道藩籬,便旋即引來一陣密集槍聲。
  文章稱,就這樣,人為將一個民族分為兩個國家、兩種制度。貫穿這三八線的,是令韓國人懼怕的多條“蟄伏”在地下百米的地下坑道。《亞洲周刊》記者曾進入過被稱為“第三坑道”的地下秘密坑道。據韓國外交通商部一位官員介紹,這條地下坑道是1978年10月被髮現的,由一名叛逃韓國的前朝鮮情報官揭秘後才發現。坑道已經挖空而逐步在地下推進,其中一個出口距離首爾僅45公里。這令韓國方面嚇了一跳。
  第一條地下坑道是1974年被髮現的。一天清晨,一支美韓官兵組成的巡邏小分隊在三八線附近的樹叢中穿行,一名韓國士兵蹲下“方便”之際,感覺腳下似乎有異常聲響,警覺的他趕緊向上報告。經多番尋覓、勘探、挖掘,一段深50米、長三四千米的南北向的地下坑道呈現眼前,地道南向直指美韓軍事重鎮京畿道的政府機構,距首爾僅60多公里。地下坑道的洞壁,石塊間抹著水泥,坑道裡布著電線和燈泡,令人意外的是竟然還有軌道、軌道車。據韓方估測,地道的寬度和高度,能在每小時通過近千人的武裝部隊。
  第四條地下坑道是1989年5月發現的。韓國軍人無意中聽到地下傳出輕微的機器隆隆聲,旋即部署開掘。這條地下坑道,在地下深一百四五十米,總長2050多米,每小時可通過2萬至3萬武裝士兵。
  文章指出,據韓國情報部門掌握的情報,這樣的地下坑道有十多條,但至今大部分未被髮現。幾十年來,這些神秘通道令韓國民眾心裡總是不踏實。如今,韓國除了監控來自北方的天上和地面的軍隊異動,更是密切監控地下動靜,應對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朝鮮的“進攻”。
  【延伸閱讀】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強烈譴責以色列軍事行動
  2014-07-24 07:48:00
  新華網日內瓦7月23日電(記者王昭 張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3日在日內瓦通過一項決議,強烈譴責今年6月13日以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領土進行的軍事行動,並決定成立獨立國際調查委員會對當地所有違反國際人道法和人權法的行為進行調查。
  當天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21次特別會議上,人權理事會47個成員國以29票贊成、17票棄權、1票反對的結果通過決議,美國投了唯一的反對票。
  該決議指出,以色列在巴被占領土、特別是在加沙地帶進行的軍事行動,對人權與基本自由造成侵犯,決議同時譴責衝突各方所有針對平民的暴力行為。決議還呼籲以色列停止軍事打擊,要求衝突各方停止對所有平民的襲擊,還要求以色列立即和全面停止對加沙地帶的封鎖。
  決議要求任命獨立國際調查委員會,對6月13日以來在巴勒斯坦被占領土上發生的所有違反國際人道法和人權法的行為進行調查,查明肇事者,併進行問責。
  本次特別會議應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22個成員國及16個觀察員國要求舉行。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皮萊在會上強調,自本月7日以色列發動“護刃行動”以來,加沙地帶每天遭受來自空中、地面和海上的轟炸,已造成包括至少147名兒童和74名婦女在內的逾600名巴勒斯坦人喪生。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官員巴索羅莫斯指出,截至22日晚,已有11.8萬巴勒斯坦人到該機構管理的77處學校尋求避難。
  以色列於本月7日發動“護刃行動”,巴勒斯坦安全部門22日證實,以軍行動已造成至少6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3600多人受傷。以方則證實,哈馬斯和加沙地帶其他武裝共向以色列發射了超過2000枚火箭彈,衝突造成28名以色列士兵及兩名以色列平民喪生。
  【延伸閱讀】
  外媒:埃及是調停以色列與哈馬斯衝突最佳角色
  2014-07-23 14:00:00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2014年7月19日,加沙,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發動地面進攻,民眾攜財產逃難。
  中新網7月23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23日發表文章稱,愈演愈烈的以巴衝突讓世界為之揪心。作為衝突的雙方,以色列政府和控制加沙地區的哈馬斯之間,需要外界的調停才能夠停止彼此的衝突。儘管埃及不久前的停火協議已經事實上失效,但是從現在來看,埃及仍舊扮演著調停以色列和哈馬斯衝突的最佳角色。
  文章指出,就在7月15日,埃及曾經發出了停火倡議,而以色列也表示了同意停火。然而停火當天哈馬斯繼續向以色列境內發射火箭彈,這樣停火協議就成了一紙空文,惱怒之下的以色列政府也不得不修改作戰計劃,對於加沙的大規模地面打擊也就成了可能。
  哈馬斯為什麼會拒絕埃及提出的停火倡議呢?文章分析道,這次拒絕埃及的停火倡議,有兩個大的原因。一是埃及的停火倡議同哈馬斯可能並沒有“打招呼”。二是哈馬斯的經濟條件可能沒有被提及。在穆爾西時期,哈馬斯控制下的加沙終於被重新開放的埃及西奈半島拉法口岸所激活,但是隨著穆爾西的倒台和賽西的當政,處於安全因素的考慮,拉法口岸再次被封閉。所以埃及的停火協議如果沒有滿足哈馬斯的經濟考量,那麼哈馬斯拒絕停火,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文章話鋒一轉說,其實哈馬斯拒絕埃及的建議,無外乎出於名和利。而從當下來看,如果要想達成進一步的停火協議,恐怕還得依靠埃及。
  文章指出,埃及是當下唯一和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有正式的溝通渠道的國家。儘管穆爾西當政時期,埃及國內曾經有巨大的民眾聲音要求重新考慮埃及和以色列的關係,但是最終雙邊關係仍然保留了下來。
  賽西上臺執政後,埃及新一屆政府各個部長以親西方的政治人物居多,這樣和以色列保持正式外交渠道是必然的。另外,賽西政府雖然同哈馬斯之間關係緊張,但是埃及仍然可以通過法塔赫領導人、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以及巴勒斯坦其他政治派別同哈馬斯進行溝通。
  文章認為,埃及當下有著誘導哈馬斯停火的關鍵力量。哈馬斯之所以不停火,如前所述,很重要的就是經濟封鎖仍舊沒有解除。哈馬斯所面臨的經濟封鎖來自於兩個方面,一是以色列對哈馬斯所控制的加沙採取的海陸空封鎖;二是埃及關閉拉法口岸導致加沙地區無法同西奈半島保持經濟往來。埃及如果能夠以解除封鎖,或者部分解除封鎖為誘餌,輔之以其他手段,那麼哈馬斯接受停火的可能性將大大提升。
  文章認為,埃及有繼續調停以巴衝突的動機。埃及西奈半島緊鄰加沙,如果以色列大規模入侵加沙,勢必造成大量巴勒斯坦哈馬斯武裝分子外逃,那麼地廣人稀的西奈半島就可能會成為哈馬斯軍事人員外逃的首選,勢必給西奈半島乃至整個埃及社會局勢造成巨大壓力;從這個方面講,埃及有調停以巴衝突的誠意與動機。
  文章還指出,阿巴斯的斡旋活動離不開埃及的幫助。從以色列和哈馬斯這輪衝突開始以來,作為巴勒斯坦總統的阿巴斯就一直在國際和地區國家間奔走游說。一方面阿巴斯作為法塔赫的領導人,可以和哈馬斯內部某些高層領導人商討條件,討論停火意向;另一方面,作為國際普遍承認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人,阿巴斯有資格同各個國家討論介入方案。而其中,埃及就是阿巴斯選擇的重要一站。
  訪問埃及之後,阿巴斯前往土耳其會晤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作為支持哈馬斯的重要地區力量,土耳其可以從另一個渠道和哈馬斯保持溝通。而“先埃及,再土耳其”的行程安排,則預示著埃及仍然占據著介入的主導權。
  文章強調,儘管埃及先前的停火倡議並沒有真正被以色列和哈馬斯所遵守,但是作為中東的傳統大國,埃及有能力,有意願也有可能繼續保持積極介入以色列和哈馬斯衝突的姿態。所以,調停以巴衝突,恐怕還是離不開埃及。(王晉)  (原標題:以色列研發高科技地道探測系統打擊地下威脅)
創作者介紹

甜豉油炒烏冬

tw78twvof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